外国有乞丐吗?

赢咖3注册 12-19 阅读:187 评论:0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外国乞丐百态写真乞丐并不像我们想象的是“不可救药”的“社会弃儿”,他们当中不乏医生、学者,甚至破产的企业管理人员,因为不愿再被世俗观念困扰,就走上街头成了流浪汉。一天,我的儿子在公车上向满车的人打招呼,只有一个乞丐对他露出了没被尘世沾污的孩子般纯真的笑。说起乞丐,不知你怎么想,他们是否在你的记忆里始终保持着满脸污垢、衣衫褴褛的 形象,是否一个人沦落到要饭的地步,也就和“价值”、“尊严”这些词的距离越来越远?

  在国外,我遇到过不少乞丐。因为大家对“独立”和“个人权利”等等这些词的理解不同,行乞者和施恩者一贯保持着固定的身体距离,很少有拉拉扯扯的现象。

  在巴黎的街头,有不少乞丐。他们似乎故意和社会上供奉的温文尔雅的贵族尊严形成对比,显得格外地随便,尤其是年轻人,三五个在一起,半开玩笑似的就把钱要了。虽然是要饭的,可他们也穿得比其他国家的“同行们”较之整洁,虽有些随意,但举止也算彬彬有礼。有一次在地铁站,两个年轻人就像站在那儿演戏一样,一人一句地讲了半天,也不知在说些什么,其实也没有人在用心听。接着一个又唱了起来,另一个手拿帽子,笑嘻嘻地边和着歌的节奏边说“法郎、马克、英镑、美元、里拉,就是不要旅游支票”,很多游客也就欣赏着这一场戏,开心地把口袋里的零钱倒了出来。

  与法国人相比,英国人就显得非常超然。他们往街头一坐,让小雨淋着,动也不动,地上摆着一张纸,写满了自己的不幸遭遇,这一点全世界的乞丐大概都一样。旁边放着一个罐子,行人过来过去,他们理也不理,看也不看,目视地面,大有“别烦我”的意思。就是你给了钱也是一样,他们还是那么地坐着,也不看你给了多少,也不搭理你,不知当时你要是再把钱拿回来,他们会有什么反应,总之,你给了钱还落了一个“死不开口”。

  美国的乞丐就和电影中描绘的一模一样,比欧洲大陆的同行们要开放且粗鲁得多。说话大声大气,见了你,就和你该他的差不多,如果你不理他,他也就作罢,绝不纠缠你,而口中往往带出一两句脏话,让你别扭半天,你或者回骂过去,他反而又柔软了下来,笑着说:“嘿,保持冷静!”也就算了。

  在德国的日子里,我也见过了不少乞丐。他们或在街头,或在地铁站中,就和国内的一样。每每见到,我就躲得远远的。即使是这样,我也有过两次难得的遭遇。

  那是三四年前的圣诞节前,我坐在汽车里认真地看一本戴维德戈特逊写的畅销书,不少德国人读过它的德译本。这时汽车到站,上来了一个穿着破大衣,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,一看就是个要饭的。我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他,首先见到的是他的衣服又脏又破,接着是脏指甲,而这人又坐到了我同排的座位上。我不动声色,接着看书。于是,他用英语问我,“你喜欢戈特逊的书吗?”我虽然回答到“是的,”却感到奇怪,心想,一个美国人怎么在德国做乞丐?“我也喜欢,”他说,同时问我都看过戈特逊的哪些书,一副要和我讨论的架势。我看着他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我本身是学习北美语言文化的,自觉也读过一些书,可和一个乞丐讨论一个现代作家的作品,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。可我们就这样谈论起来,讲到了作者对场景的独特描述,他的写作手法,直至他的个人经历。在整个交谈中,我可以说始终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控制着,直到他下车,我也没好意思问他在德国干什么,在哪儿读了这些非业余文学爱好者读的书。他就这样地消失了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,可自此,相信了一句老话,“人不可貌相。”后来,我才知道,原来德国有许多人,因为不愿意再被世俗的观念枷锁所困扰,走上街头,成为了流浪汉,他们当中不乏医生、学者甚至破产的企业管理人员。

  前不久,柏林的一家广播电台针对当今很多年轻女孩子一心要嫁“百万富翁”的问题,大返潮流,举办了一个“我要嫁给流浪汉”的征婚活动。经记者调查发现,其中一个叫彼得的乞丐,会讲六种语言,由于婚姻失败,伤透了心,至今已在大街上生活了八年。

  如果说,乞丐并不像我们想象的是“不可救药”的“社会弃儿”的话,我还发现,至少他们身上,还保持着孩童的纯真。

  有一次,我和儿子也是坐汽车出去。他刚刚开始学说话,又是一个天生快乐和友好的孩子,一个人坐在童车里,摇着小手,和每个人打着招呼。可惜德国人自认为“庄重”,更痛恨被打扰,对孩子的纯真视而不见,实在是遗憾。这一次,他又是不停地摇手,微笑着大声地说“嘿,”“好”。可这一车的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就像是石膏做的,面无表情地坐着,可能心想,这是谁家的孩子,上车还不老实,大吵大闹。我儿子也自识没趣,安静了下来。

  车停了,上来了一个乞丐,背着一个像山一样的大包,放在了婴儿车旁边。他的身体也就藏在了包的后面。每一个人都努力地去躲闪他,不愿站在他附近。我的儿子见到有人上车立刻高兴起来,歪着身体,招着手说“嘿”,全车人还是没有反应,唯独这个乞丐,从包后转过来,也摆着手说“嘿”,同时露出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灿烂微笑。是的,我可以说那是灿烂的微笑,一种没有被尘世玷污过的,和孩子一般纯真的笑。可笑之极,一个乞丐注意到了一个小孩子期盼的眼神,而其他的人却对此视而不见。是不是我们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,竟没有任何一点时间和精力留给别人。我看着他们就这样一路上来回打着招呼,注视着满车人石刻般的表情,祈祷我的孩子不要成为他们当中的一个。

  “外国也有乞丐”,是的;但他们的丐道或丐术不大一样。近些年在上海常见的,马路

  旁水门汀上用粉笔写着一大堆困难情形,求人帮助,粉笔字一边就坐着那写字的人,——北

  平也见过这种乞丐,但路旁没有水门汀,便只能写在纸上或布上——却和外国乞丐相像;这

  伦敦乞丐在路旁画画的多,写字的却少。只在特拉伐加方场附近见过一个长须老者(外

  国长须的不多),在水门汀上端坐着,面前几行潦草的白粉字。说自己是大学出身,现在一

  寒至此,大学又有何用,这几句牢骚话似乎颇打动了一些来来往往的人,加上老者那炯炯的

  双眼,不露半星儿可怜相,也教人有点肃然。他右首放着一只小提箱,打开了,预备人往里

  扔钱。那地方本是四通八达的闹市,扔钱的果然不少。箱子内外都撒的铜子儿(便士);别

  画画的大半用各色粉笔,也有用颜料的。见到的有三种花样。或双钩To Live

  (求生)二字,每一个字母约一英尺见方,在双钩的轮廓里精细地作画。字母整齐匀净,通

  体一笔不苟。或双钩Good Luck(好运)二字,也有只用Luck(运气)一字

  的。——“求生”是自道;“好运”“运气”是为过客颂祷之辞。或画着四五方风景,每方

  大小也在一英尺左右。通常画者坐在画的一头,那一头将他那旧帽子翻过来放着,铜子儿就

  这些画丐有些在艺术学校受过正式训练,有些平日爱画两笔,算是“玩艺儿”。到没了

  落儿,便只好在水门汀上动起手来了。一九三二年五月十日,这些人还来了一回展览会。那

  天的晚报(The Evening News)上选印了几幅,有两幅是彩绣的。绣的人

  诨名“牛津街开特尔老大”,拳乱时做水手,来过中国,他还记得那时情形。这两幅画绣在

  帆布(画布)上,每幅下了八万针。他绣过英王爱德华像,据说颇为当今王后所赏识;那是

  晚报上还记着一个人。他在杂戏馆(Halls)干过三十五年,名字常大书在海报

  上。三年前还领了一个杂戏班子游行各处,他扮演主要的角色。英伦三岛的城市都到过;大

  陆上到过百来处,美国也到过十来处。也认识贾波林。可是时运不济,“老伦敦”却没一个

  子儿。他想起从前朋友们说过静物写生多么有意思,自己也曾学着玩儿;到了此时,说不得

  只好凭着这点“玩艺儿”在泰晤士河长堤上混混了。但是他怕认得他的人太多,老是背向着

  路中,用大帽檐遮了脸儿。他说在水门汀上作画颇不容易;最怕下雨,几分钟的雨也许毁了

  画丐外有乐丐。牛津街见过一个,开着话匣子,似乎是坐在三轮自行车上;记得颇有些

  堂哉皇也的神气。复活节星期五在冷街中却见过一群,似乎一人推着风琴,一人按着,一人

  高唱《颂圣歌》——那推琴的也和着。这群人样子却就狼狈了。据说话匣子等等都是赁来;

  他们大概总有得赚的。另一条冷街上见过一个男的带着两个女的,穿著得像刚从垃圾堆里出

  来似的。一个女的还抹着胭脂,简直是一块块红土!男的奏乐,女的乱七八糟的跳舞,在刚

  下完雨泥滑滑的马路上。这种女乞丐像很少。又见过一个拉小提琴的人,似乎很年轻,很文

  雅,向着步道上的过客站着。右手本来抱着个小猴儿;拉琴时先把它抱在左肩头蹲着。拉了

  牛津街上还见过一个,那真狼狈不堪。他大概赁话匣子等等的力量都没有;只找了块板

  儿,三四尺长,五六寸宽,上面安上条弦子,用只玻璃水杯将弦子绷起来。把板儿放在街沿

  下,便蹲着,两只手穿梭般弹奏着。那是明灯初上的时候,步道上人川流不息;一双双脚从

  他身边匆匆的跨过去,看见他的似乎不多。街上汽车声脚步声谈话声混成一片,他那独弦的

  几年前一个朋友还见过背诵迭更斯小说的。大家正在戏园门口排着班等买票;这个人在

  旁背起《块肉余生述》来,一边念,一边还做着。这该能够多找几个子儿,因为比那些话匣

  警察禁止空手空口的乞丐,乞丐便都得变做卖艺人。若是无艺可卖,手里也得拿点东

  西,如火柴皮鞋带之类。路角落里常有男人或女人拿着这类东西默默站着,脸上大都是黯淡

  的。其实卖艺,卖物,大半也是幌子;不过到底教人知道自尊些,不许不做事白讨钱。只有

  瞎子,可以白讨钱。他们站着或坐着;胸前有时挂一面纸牌子,写着“盲人”。又有一种

  人,在乞丐非乞丐之间。有一回找一家杂耍场不着,请教路角上一个老者。他殷勤领着走,

  一面说刚失业,没钱花,要我帮个忙儿。给了五个便士(约合中国三毛钱),算是酬劳,他

  还争呢。其实只有二三百步路罢了。跟着走,诉苦,白讨钱的,只遇着一次;那里街灯很

  暗,没有警察,路上人也少,我又是外国人,他所以厚了脸皮,放了胆子——他自然不是瞎

  展开全部有,而且很多,不比咱们少~特别是非洲,大街上都是裸体小孩子,见到人就要money印度孟买,挺好的大港了吧,亲身经历很多这样的乞丐,谢谢~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恩佐2平台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