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童话题目谁偷走了

赢咖3注册 12-17 阅读:156 评论:0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采纳数:1338获赞数:26097从事教育多年,对各种心理问题有独到见解

  展开全部马老师一进教室就怒气冲冲地说:“昨天晚上,居然有人潜入办公室,偷走了期中考试的数学试卷。”最可气的是她还没来得及登记各个同学的分数呢!顿时全班一片哗然,这么干的肯定是自己班上的同学,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呢?要知道,马老师的办公室可是在六楼呀!大伙议论纷纷的时候,只有一个人托着腮帮子,像个小侦探似的仿佛在思索着什么———他就是赵小天。赵小天一直自认为是个天生的破案能手,但苦于没有展露才华的机会,这回机会终于来了,可他又犹豫了起来。因为偷试卷这事,也可算是壮举一件———全班同学都讨厌考试排名次之类的事。这个人做了别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,这份胆识着实令赵小天佩服。不过,这确实是考验他破案能力的好机会,思前想后,赵小天还是决定介入调查。反正,即使查出了那个偷试卷的人,他也完全可以保持沉默嘛。

  “欢迎,欢迎,欢迎我们未来的小侦探!”马老师连着说了三个“欢迎”,自己的学生想当大侦探,这倒是挺有意思的。

  “好,希望未来的小侦探能破案!昨天下班时试卷还放在桌上呢,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,门窗都锁好了,可今天早上一来试卷就不翼而飞了!”

  这间教师办公室只有一扇门和前后两个窗子,后边的窗子装上了防护栏,根本进不去;而门锁和前边的窗子,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。这么说来,既不是撬门而入,也不是破窗而入,那就奇怪了!

  “怎么样呀?赵大侦探!”马老师看他皱眉深思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,“我看今天你就先回去吧,这偷试卷的人一时半会也找不出来的。”

  “马老师,你放心!这个案子我一定会破的!”走出办公室时,赵小天抛给马老师这句斩钉截铁的话。

  赵小天没有直接回教室,而是来到了教学楼顶上。直觉告诉他,应该到这儿来看看。

  果然,在一个角落里,他发现了一些线索:一大堆花生壳,一个空的装花生的袋子,还有一个空可乐罐。

  “看来那家伙在这儿待的时间不短呢,或许整个晚上都在这里。他一定是早就藏在教学楼顶上,躲过了查楼的人,然后趁天黑老师都走光了才下来———这样到六楼就太简单了!”赵小天嘟囔着,来回踱步,活像“名侦探柯南”。

  可是,办公室的门锁上了,而窗户上也装了铁栅栏,他又是怎么溜进去的呢?只有一种可能了———用钥匙直接开门进去!

  想到这,赵小天猛地抬起头。马老师经常把钥匙放在学习委员何瑶那儿,难道是她?不过他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,因为何瑶这么个胆小的女孩不可能干出这种事……看来只有从办公室钥匙上展开调查了。

  赵小天赶紧跑回教室,急吼吼地问何瑶:“马老师办公室的钥匙不是经常放在你这儿吗?有谁借过你的钥匙没有?”

  何瑶正趴在桌上做一道数学题,被赵小天问得一愣,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红着脸生气地嚷道:“你怀疑我偷了数学试卷?”

  赵小天语文成绩一向不好,表达能力欠佳,这回可开罪了何大小姐。她把头偏向一边再也不理他了,鼓着腮帮继续做作业,任凭赵小天怎么劝说,就是金口不开。

  赵小天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他开始觉得这侦探看起来风光,实际上还真不好当呢,不仅需要广博的专业知识,交际能力、表达能力也不可忽视啊。

  晚上躺在床上,赵小天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个案子,竟然没盖好被子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“大案未破先感冒”,这可好,赵小天晚上着了凉,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拉肚子。

  “又不是个小孩了,还不知道照顾自己,现在天气渐渐转凉,昼夜温差大,晚上睡觉要把肚子盖上啊。”妈妈正在给赵小天准备早点,嘴里不停地数落着他。

  “对了!昼夜温差大,容易着凉!”赵小天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狠狠地亲了妈妈一下,“老妈,你太伟大了!我现在就去学校!”

  那个偷试卷的人,整晚都躲在教学楼顶上,何况他还吃了花生,是很有可能着凉拉肚子的啊。这么一来,只要调查一下昨天生病没来的同学,不就能真相大白了吗?

  赵小天以刘翔的速度冲到学校,查看了值日表,遗憾地发现昨天没人请假。但有一个情况十分可疑———坐在最后一排的刘一飞一个上午连着去了四次厕所,这还不算下课的。

  那么,目标锁定刘一飞!趁着做课间操的空隙,赵小天偷偷瞄了一眼刘一飞的桌子,他发现了一团黑色的橡皮泥。这难道和办公室的钥匙有关?

  赵小天有点儿兴奋,看来刘一飞有重大的“作案嫌疑”!不过,仅凭上了几次厕所和拉肚子并不能证明刘一飞就是偷试卷的人,还有没有更有力的证据呢?对了,昨天在顶楼看到的花生壳和可乐罐好像在学校小卖部也见到过,怎么把这条线索给忘了!他赶紧奔向小卖部。

  “阿姨您好,请问前天有人在这儿买过一罐可乐和一包花生吗?”赵小天把可乐罐和包装纸递给售货员看,“您看,就是这种包装的花生和可乐。”

  “哦……好像是有个孩子买过一包花生和一罐可乐,那孩子和你一般高呢!”阿姨边回忆边说。

  “阿姨,要是把他的照片给您看的话,您能认出来吗?”赵小天赶紧拿出准备好的一张照片,那是上个月全校组织春游时他们班的合影。

  “脸是记不清楚了,但是我记得他穿的是一身绿色的T恤,上面还有一只机器猫,挺好看的……” 阿姨皱着眉头仔细看照片,突然指着一个男生说道,“喏,好像就是他,机器猫小男孩。”

  放学后,赵小天把刘一飞约到了操场上。大侦探一般都是这么和“疑犯”对话吧。

  “我昨天看见你老上厕所,还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团橡皮泥。”赵小天单刀直入,列出了两件重要的证据,但他仍故意留下了破绽,绝口不提阿姨的证词,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。

  “你用橡皮泥偷偷印下钥匙的轮廓,然后找人配了一把钥匙,趁天黑躲在教学楼顶上,等所有老师都走了你才下来把试卷偷走,很晚才离开教学楼。这天气早晚温差大,顶楼肯定特别冷,所以昨天你着凉了,不停拉肚子。当然,我还问过小卖部的阿姨,你很不走运呀,她记住了你!绿色的T恤,机器猫男孩,曾经买过花生和可乐!”赵小天一字一顿、条理清晰地说出了自己的推断,真有大侦探的架势呢。

  “你知道方叶儿吗?就是那个老坐在角落里的借读的女孩。”刘一飞对赵小天的一大段分析推理不置可否,却扯到了另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上。

  “她家挺困难的,如果这次考试不能进入前十名,她爸就不让她再读书了,要她外出打工去。考完试那天我看到她哭着说自己考砸了,要是没办法排名次就好了。我想帮帮她,就把试卷偷了出来。”刘一飞的语气淡淡的,但赵小天感觉到这些话很有力量地扑向他,撞击着他内心深处的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。

  “看来我只能告诉马老师:‘这案子我破不了,我的侦探水平还不够!’”赵小天耸耸肩幽默地说。

  “啊?”这显然大大出乎刘一飞的意料,他捶了赵小天一拳,“小天,现在我倒觉得你像个真正的侦探!”

  “不过,我还有个疑问———你用橡皮泥印下钥匙后,怎么造出一把同样的钥匙啊?”虽然赵大侦探不打算破案了,但有疑点就不能放过。

  “哈哈!”刘一飞笑了起来,“你不知道我妈是镇上钥匙制造厂的?我从小就看她们加工钥匙,这太简单了!”

  第二天早晨,数学试卷神秘地回到了马老师的抽屉里,里面还夹着张纸条。据说马老师看了纸条后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虽然最后马老师还是排了名次,却并没有加上数学分数。没有数学拖后腿,方叶儿考了第三名呢。当马老师念到方叶儿的名字时,赵小天对刘一飞竖起大拇指,他俩相视而笑。

标签:何瑶照片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恩佐2平台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